體育)如何開啟賽場外的生活新篇?——殘疾人運動員退役就業安置觀察

时间:2019-06-01 07:19:05166网络整理admin

“多年征戰,我身上留下太多傷病,不能繼續為國爭光了退役在即,就業困難橫在面前脫下國家隊戰袍,不免有些忐忑與徬徨,希望退役後的日子能繼續像踢球時一樣,充實、幸福!”前不久福建召開的裏約殘奧會運動員表彰大會上,國家盲人足球隊隊長王亞鋒發言的最後幾句話流露出對未來的深深隱憂     中國男子盲人足球隊在裏約殘奧會上與獎牌擦肩而過,定格在第四名,雖然沒有複製北京奧運會上銀牌的輝煌,但戰勝西班牙、墨西哥等強隊的驕人成績令人備受鼓舞,名次比倫敦奧運會還前進一位作為隊內核心、殘奧會“三朝元老”,年僅26歲的王亞鋒從裏約凱旋後決定退役,然而至今他仍然賦閒在家     “我向上級提出了退役安置申請,他們在想辦法幫我找工作,”王亞鋒說,“我很想回到盲校做一名體育老師,利用積累多年的運動技能,幫助孩子們強身健體、進行矯正和康復訓練”     先天性弱視的王亞鋒,2005年開始接觸足球,2007年成為中國第一支國家盲足隊的主力隊員,多年隨隊征戰,立下汗馬功勞     因奔跑中缺少足夠預判,盲足運動中的衝撞較健全人足球還要猛烈,也更易受傷如今身上多處傷病的王亞鋒,希望在賽場外開啟生活新篇章     他結識了一位身體健全的姑娘,相戀一年有餘,對方對這門親事的唯一條件是希望他有穩定的工作這個看上去並不過分的要求讓他感到壓力,迫切期待自己能儘快給心上人一個滿意答覆     王亞鋒告訴記者,他只能看到視力表上最大的標識,基本的衣食起居都可以自理,但書寫和閱讀方面存在障礙“現在有讀屏軟體,電腦和手機上的資訊都能聽得到如果無紙化辦公完全實現的話,我可以勝任很多工作”     有著退役就業需求的殘疾人運動員不止王亞鋒一人單就國家盲足隊來說,裏約殘奧會陣容中6名福建籍隊員中有一半萌生退意林冬冬認為自己可以做打字員或電話客服,但需要崗位培訓;高凱在福建平潭盲人協會中擔任社區聯絡員,但每月微薄的收入難以支撐安穩的生活此外,還有很多其他項目的殘疾人運動員面臨退役抉擇     福建省殘聯宣傳文體部部長陸上驥告訴記者,政府會優先考慮為在奧運會和國際大賽上取得優異成績、為殘疾人體育事業做出傑出貢獻的殘疾人運動員解決就業問題“這個群體鳳毛麟角、比例微乎其微,十年來的成功案例屈指可數”     據陸上驥回憶,在雪梨和雅典殘奧會跳高項目中贏得冠軍的吳燕聰和北京殘奧會開幕式主火炬手侯斌退役後,分別留在漳州市和廈門市殘聯工作;雅典殘奧會鉛球和鐵餅項目都斬獲金牌的鄭寶珠退役後在泉州市體育局下屬的體育場館工作;跳高運動員陳鴻傑和乒乓球運動員葉超群從裏約殘奧會歸來後,在集美大學體育相關專業求學深造“但這是少數,大多數成績平平的運動員得不到相應的安排,不得不自謀出路”     業內人士透露,比起輕度肢體殘疾運動員來說,全盲、下肢癱瘓等重度殘疾運動員的工作更難解決少數“成功案例”的共同前提是競賽成績優秀,共同特徵是相關部門領導多次溝通協商,才得以合力解決殘疾人運動員退役就業問題缺乏打通部門政策鴻溝的整體制度設計,個案經驗難以大面積推廣     陸上驥分析說,即便在現有的政策體系下,殘疾人就業安置情況也不樂觀“福建省殘聯有勞動就業服務中心,但企業吸納就業意願不強很多單位寧可繳納殘疾人就業保障金,也不肯接收殘疾人就業”     長期調研殘疾人運動事業的專家、九三學社福建省委青年工作委員會副秘書長盧麗婉認為,殘疾人運動員在追逐夢想的背後,往往陷入因常年封閉訓練導致的文化缺失和生存技能缺乏的窘境,面臨就業難和生活難等問題,在殘疾人運動員退役安置問題上應加強政府引導,增強政策扶持力度和就業保障力度     在盧麗婉看來,黨政機關、事業單位、國有企業等應主動採取措施,將適合的崗位留給能夠勝任的殘疾人;同時要加大對成績一般的殘疾人運動員的就業扶持力度,為他們提供實用教育技能培訓和必要的經費補貼     盧麗婉建議,對自謀職業的殘疾人運動員,給予在經營場地、啟動資金等方面的支援;對於安置殘疾人運動員就業的企業給予一些政策補償,並在投資項目、稅收、貸款等方面給予一定程度傾斜;建立殘疾人運動員創業孵化基地,引入企業孵化發展的理念,初期提供幫扶,降低創業成本和創業風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