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帥”的逆襲——中國速滑冬奧首金背後的故事(上)

时间:2019-05-01 08:03:00166网络整理admin

 新華社北京3月18日電 通訊:“土帥”的逆襲——中國速滑冬奧首金背後的故事(上)     新華社記者王鏡宇、馬向菲、鄒大鵬     恥辱!馮慶波在張虹奪冠後蹦出的這兩個字,把幾十個記者都驚住了     俄羅斯當地時間2月13日晚,中國運動員張虹在索契冬奧會速度滑冰女子1000米比賽中奪冠,為中國速滑實現了冬奧會金牌零的突破在這個歷史性的時刻,剛剛成為奧運金牌教練的馮慶波臉上既沒有淚水,也沒有笑容在聚集於混合採訪區的幾十位記者面前,神情冷峻的他提到了一個跟這個喜慶時刻很不搭調的詞語:恥辱     速滑曾是中國冬季項目輝煌的代名詞早在1963年,羅致煥就奪得了該項目的世界冠軍,這也是我國在速滑項目上的第一個世界冠軍1980年,中國首次登上冬奧會的舞臺之後,速度滑冰運動員一度成為“尖兵”1990年,王秀麗在世錦賽上奪得速滑1500米金牌1992年,中國冬奧軍團在阿爾貝維爾冬奧會上實現獎牌零的突破,速滑名將葉喬波的名字載入史冊     然而,隨後的20多年裏,短道速滑、自由式滑雪、花樣滑冰等項目紛紛見金,速度滑冰從銀牌到金牌的窗戶紙卻遲遲無法被捅破,這讓身為速滑人的馮慶波引以為恥     2011年,國家體育總局領導在一次會議上公開批評速滑項目的本土教練,“土帥排擠洋帥”、本土教練觀念狹隘的報道見諸報端領導的本意是批評個別訓練理念落後的老教練,而1973年出生的馮慶波作為本土培養的年輕教練深受激勵他在手機裏存下了相關報道,並寫下了這麼一段話:洋人不待!乃需強民質國人不待己!實屬悲哀揚國人骨氣!擺脫土帥惡名!     (小標題)誰是馮慶波     在索契冬奧會之前,馮慶波這個名字對於不了解速度滑冰項目的人來說可能有些陌生,但在速滑界卻是無人不曉     今年41歲的馮慶波曾經是我國最有實力的男子長距離速滑運動員,在上世紀八九十年代曾連續十年獲得全國大多數速滑賽事冠軍在全國八冬會上,他一人獲得男子全能的3枚金牌1999年的九冬會,他帶傷參賽,仍獲得男子全能1500米比賽的亞軍     九冬會之後,26歲的馮慶波轉行做教練僅僅過了4年,他的弟子高雪峰和趙欣在十冬會上雙雙摘金年輕氣盛、初露鋒芒的馮慶波對於隨後進行的亞冬會的組隊選拔問題提出異議,經媒體報道後引發震動不久之後,國家體育總局冬季運動管理中心速滑部負責人被調離     此後6年,是馮慶波臥薪嘗膽的6年張虹訓練團隊的科研教練、湖北理工學院體育部主任陳月亮說:“沒有這蟄伏的6年,就沒有馮慶波的今天”     2009年,馮慶波再次迎來證明自我的機會經過他3年左右的調教,此前成績平平的於靜已經具備逐鹿中原的實力,而外界尚不知曉在全運會速滑比賽之前,一直在哈爾濱訓練但並不被看好的於靜被交流到寧夏回族自治區代表隊參賽,而當時在短距離項目上的頭號明星是在國外訓練的王北星通過賽前半年的訓練積累和狀態培養,於靜的實力迅猛提升在最受矚目的500米項目中,於靜爆冷戰勝王北星,為寧夏隊貢獻一金,“小夥伴們”都驚呆了3年之後,在長春舉行的第十二屆全國冬運會上,由馮慶波執教的張虹勇奪女子1000米和短距離全能金牌一步一個腳印,馮慶波成為本土教練中不容忽視的力量     (小標題)美人識英雄 空拳退地痞     初春的哈爾濱寒意未退,慶楨閣裏暖意融融在隊員眼裏沉默寡言的馮慶波在自家小店裏侃侃而談,身邊是親如朋友的教練團隊成員正對面的墻上挂著一幅字:舍得     “馮指導,您這金牌教練是怎麼煉成的”     馮慶波尚未開口,對面低頭奉茶的夫人抬起頭搶著說:“我能替他回答嗎是天賦和靈感!”     趙貞貞(原名趙楨楨)——中國冰壺隊前隊長,慶楨閣的女主人,也是這個星球上最欣賞和理解馮慶波的人     馮慶波微微一笑,燦爛如窗外的陽光在1998年長野冬奧會賽場邊留影時,馮慶波是個帶著幾分“憤青”神情的小“酷”哥索契冬奧會奪冠之後,馮慶波說“恥辱”的時候滿臉悲憤而在這一刻,他笑得像個孩子     在馮慶波的嘴裏,他和趙貞貞的愛情很簡單他鄉遇故知,自然而然成就良緣     趙貞貞說得沒錯,馮慶波當教練靠的是天分,非科班出身的他是典型的自學成才     作為運動員退役前的那兩年,馮慶波的訓練主要靠自己從那個時候起,他開始思考,怎樣才能提高訓練效率為什么有時候練得多沒有用通過一位做國際貿易的朋友,馮慶波獲得了很多德國科研和美國輪滑訓練的資料輪滑和速滑的訓練有很多共通之處,研究之後他大受啟發     2001年,哈爾濱第一次承辦速度滑冰世界盃賽時,一位美國知名教練到哈爾濱講課,將自己賽前8天的訓練計劃和中國教練分享馮慶波發現,自己的摸索和積累跟這位教練的經驗在很多地方不謀而合,這令他信心倍增     “這至少說明,我的領悟和認識程度是和國際接軌的,”馮慶波說     在馮慶波看來,自己執教水準的第一個躍升期是在2004、2005年,當時他帶的主要隊員是高雪峰、馬永彬來自齊齊哈爾的馬永彬在馮慶波剛接手時排名全國第18左右經過馮慶波1年半的調教,他的水準提高了一大塊,在全運會上獲得第三名     2007至2008年,馮慶波的執教能力和水準又提高了一塊他不斷地研究,怎麼樣能讓訓練品質更高、運動員更能接受、心情更好     中等身材的馮慶波有股不怒自威的勁他說,自己從不打罵隊員,可隊員對他卻相當敬畏說到這裡,馮慶波起身模倣調皮的男隊員在電梯裏見到自己時往後退避的情形,活靈活現,惟妙惟肖     隊員的敬畏可能跟他們的一次經歷有關那年,馮慶波帶著十幾個隊員到省內某地集訓,當地民風彪悍,事前他反復叮囑隊員們外出要結伴而行一天,他開著小卡車拉著隊員們去訓練,途中與一開著拖拉機的小混混發生爭執馮慶波下車與人理論,隊員們跟著下車對方突然拿出一根細長的扦子,眾人驚而卻步幼時經常習練武術基本功的馮慶波兔起鶻落般空手奪扦,將對方打倒在地……     (小標題)讓人來氣的教練     馮慶波執教的一大特點是訓練時間短,最近20多個月與他並肩作戰的陳月亮和醫療師吳震對此深有體會     實踐出真知的馮慶波和以理論見長的陳月亮在“以恢復促提高的負荷安排模式”上達成共識在張虹的冬奧會大週期訓練過程中,周訓練課次介於7-9次之間,與過去相比休息時間明顯增多,單次課核心內容訓練持續時間為40-80分鐘     馮慶波和陳月亮都認為,短距離速度滑冰項目比賽比的是強度,日常訓練理應朝此方向發展因為“量”大而“強度”低的一般訓練只能夠對慢肌產生刺激,而那些對速度力量具有決定作用的快肌得不到鍛鍊如果以低強度和一般訓練為主則不可能使機體得到應有刺激,也不會獲得良好的機能適應,長期脫離實戰要求的訓練,不僅不會有效地提高專項運動成績,而且會使機體在形態、結構和功能上朝非專項的方向發展,導致與訓練目標背道而馳而突出強度,必然要降低負荷量,否則機體難以承受     然而,一些習慣了大運動量的老教練對馮慶波的訓練方法表示懷疑“別的教練確實很生氣,”吳震笑呵呵地說“他的隊員來練一個來小時就走了,人整天練的能不來氣嗎”     長期從事速滑科研工作的陳月亮說,訓練時間的長短並不跟效果成正比,劉翔的訓練時間也不長可是,在中國速度滑冰界,能夠真正理解並且實施科學訓練的教練,實在少之又少多年以來,陳月亮已有數本著述,但苦無知音,直到在2012年的一次冬季項目訓練備戰會議上,他遇到了馮慶波     “我發言只講了3分鐘,他看了我一眼,下午他去找我,我們一直聊到晚上,越聊越有共識,”陳月亮說     馮慶波多年的實踐摸索在陳月亮這裡得到了理論支撐,而陳月亮的科研理論則有了重要案例的佐證,兩人一見如故在國家體育總局科教司的支援下,陳月亮成為馮慶波的科研教練,馮慶波十幾年來“一個人戰鬥”的時代終於落幕     (小標題)成就“黑馬”的“馮·考斯曲線”     2012年4月底的速度滑冰冬奧備戰會議之後,馮慶波和陳月亮開始合下一盤“大棋”,第一步就一反常規走在了“天元”     中國速度滑冰項目多年來一直在一個怪圈中徘徊:自葉喬波時代開始,一直到薛瑞紅、王曼麗和王北星這些名將都具備了世界頂級選手的實力,在奧運會前一年甚至在非奧運的3年過程中,獲得過許多項世界盃、世錦賽的冠軍,有的還是“大滿貫”然而,一到奧運年度,金牌總是與她們無緣馮慶波和陳月亮認為,這與國內運動員以年度週期為核心的訓練理念和備戰安排有關     “這麼多年一整兵敗,一整兵敗原因都是前一年好,奧運年不行這次我偏讓她(前一年)不好,反著走一遍,”馮慶波說這樣的安排也得到了國家體育總局副局長肖天的肯定     為了吸取以往奧運會失敗的重要教訓,馮慶波和陳月亮共同制訂了以兩年為整體的大週期備戰策略:非奧運賽季打基礎,奧運賽季出成績,與之相應的是週期與板塊相結合的訓練過程式控制制簡而言之,他們希望通過負荷量和負荷強度的調整和控制讓運動員在索契奧運會期間達到最佳狀態,而2012-2013賽季註定是一個成績平平的調整賽季     這樣的策略說來並不複雜,國外優秀運動員、教練員也經常採用,但在國內的競技體育大環境下卻需承擔相當大的風險一年的“蟄伏”意味著來自各方的壓力和懷疑,而這所有的一切需要教練組——更多的時候是馮慶波一人——承擔     倔強的馮慶波自有他堅持的理由在1994年利勒哈默爾冬奧會上,挪威選手考斯一人獨得3金而在此前的很長一段時間裏,他的成績平平,在世界比賽連前三名都很少進考斯的教練曾來華講課,他的曲線理論給當時還是運動員的馮慶波留下了極其深刻的印象成為教練員之後,馮慶波對於訓練曲線的理解越來越深,而多年的實踐也讓他對自己充滿信心     打擊仍如期而至     在2012-2013賽季,包括張虹、於靜在內,馮慶波組的隊員戰績平平在世界盃積分榜上,張虹1000米名列第五,500米排名第十一;於靜500米排名第十與之相對應的是,自2012年1月至11月中旬在馮慶波組訓練、隨後轉至外教麾下的王北星在500米項目中排名第三     2013年3月初,為了安慰因比賽表現欠佳而心裏難過的張虹,馮慶波給她發了幾段話,至今還存在他的手機裏     “到現在為止,咱們組隊員基本都是因為大週期的量強負荷的持續安排導致掩蓋著狀態和發揮,這是我們需要的,只有這樣我們才會在下個賽季爆發反之王北星的訓練從11月中旬開始改變,訓練量明顯少,強度更少,增加了短程速度的訓練,這就是超量恢復,也就是咱們組需要在奧運會之前安排的內容”     “這個賽季的訓練指導思想就是為了奧運會打好基礎做好鋪墊,儲備足夠的能力迎接奧運年度的比賽,只有這樣在奧運會上才能安排出來超量恢復的效果”     馮慶波提醒張虹,已經到達世界級水準的隊員應該有大週期的概念在心裏,做到成為一名有遠見的人,更要做到成為一名有遠見的運動員     往事已成追憶馮慶波啜了口啤酒,悠悠地說:“得虧我的運動員都很依賴我、信任我,要不都得跑了”     2013年-2014賽季之初,張虹依然不顯山露水,參賽的次數也很少,這也跟教練組把她“藏”起來的策略一脈相承臨近冬奧會,張虹和於靜的負荷逐漸減少,兩人的滑行成績恢復到個人最佳2014年1月,在日本長野進行的短距離世錦賽上,張虹突然爆發,拿下500米第四和1000米的金牌儘管當時李相花、沃爾夫、王北星等名將沒有參賽,但是清楚張虹單圈成績的馮慶波和陳月亮知道,冬奧會有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