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学家:细胞和宇宙有微妙对应性

时间:2018-03-04 16:04:07166网络整理admin

“国际未来科学与文化协会”(IIFSC)是由一群有创新思想的,从不同研究领域来的科学家发起的他们在各自的研究领域中都有很深的造诣,同时也看到现代科学中许多漏洞和挑战王彤文是华盛顿大学免疫系助理教授,她在去华盛顿大学任职前,是哈佛大学的助理教授 王教授是由于深爱的祖母在二十年前因癌症去世,从而使她立志投身医学,然后到从事癌症研究,直到今天 那么现代科学对癌症治疗进展有多少呢现在全世界每年有一千万新癌症病人被诊断出来在过去的二十多年中,尽管对癌症在生物学上的研究有很大的进展,但这些病人的存活率并没有什么改变 在生物学上,科学家已知道细胞分裂过程中各个阶段及调控每个阶段的开始都是一道在每一道关前,一个正常的细胞若有什么问题,都会被挡住,然后就有信号发出来修补其问若在修补的时候又有问题出现,那么新的信号会发出,而引发细胞死亡信号从这一过程可以看出一个很感人的自然规律,王教授把它叫作“细胞精神”,那就是,个体的利益可以为了全局的利益来牺牲掉 癌细胞在每一关卡前都违反规律不等改变自身的问题却又继续分裂发展,导致细胞在整个生命过中问题越来越多,变异了的细胞再也不遵守规律,任意发展这展示一个心态:为了自己的利益,不顾全局地违反自然规律,牺牲整体的利益 在细胞中有两类跟生长有关的分子一类是促进生长的,一类是抑制生长的,两者的平衡使细胞能正常生长就好象中国古老阴阳学说在癌细胞中,促进生长的因素过份活跃,而抑制生长的因素失灵,阴阳明显失调 “TGF-BETA”是一种极强的细胞分裂抑制因子,其功能失灵是导致细胞癌变的重要因素王教授的实验室通过对“TGF-BETA”信号传导的研究,发现它的功能是通过“蛋白质降解器”完成的“蛋白质降解器”的功能是把废的、老的蛋白质回收处理当细胞内蛋白质合成过快,“蛋白质降解器”就会超负荷非但不能及时地完成自己的工作,更别说帮助“TGF-BETA”去完成它的使命这样就造成细胞生长平衡失调 王教授从这位基点出发,指出细胞这个微观世界代谢失控的状态,很有趣地对应于我们现代社会”多产多消“的浪费状态,及近来报导的宇宙中过份活跃的黑洞状态这样,在分子水平上,我们也看到了“天人合一”这一古老哲学的展现王教授说,她科学做得越多就越感到谦卑我们面对的不是一个机器,而是一个活体即使分解到分子水平,分子也是活的当今许多前沿生物学家,们都已看到了这层理:“细胞的生长平衡是建立在一个细密的,相互联结的蛋白质网络上癌症并非是几个癌基因的问题,它是一个整体系统网络失调的状态” 那么如何解决这一问题呢王教授比较了两种截然不同的方法:西方现代科学及东方古老科学西方现代科学希望通过“超能计算机”(SUPER COMPUTER)的建成对细胞进行全面系统研究可是即使有了对细胞内各个分子的全面了解,我们仍然面对同一个问题:人体是活的,要想修补一个活体,只用机械的手段可能吗东方古老科学一开始就把人放到宇宙中王教授从她的实验系统中看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