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大学生揭开中共核武隧道之冰山一角

时间:2017-12-04 03:13:29166网络整理admin

本文由多名"译者"志愿者联合翻译及校对 【原文配图一:卡伯教授及他的大学生情报分析团队】 中国人曾称之为他们的“地下长城”――用来隐藏该国越来越复杂的导弹和核武库的巨大隧道网络 但在过去三年里,一小群痴迷于此的乔治城大学的学生却称之为:家庭作业 在他们严厉的教授――一位前五角大楼高官――的带领下,学生们翻译了数以百计的文档,梳理了卫星图像,弄到了机密的中共军事文件,还搜寻整理了数百G的网上资料 而成果为何呢有关这数千英里长的隧道的史上最大的一批公开信息这些隧道由中共第二炮兵部队挖掘这支部队是中共军队的一个神秘分支,负责保护和部署弹道导弹和核弹头 报告还没有公布,但已经引发了一场国会听证会,并已经在包括空军副总参谋长在内的五角大楼高官们之间传阅 人们对这份363页长的报告的关注主要集中在它那刺激性的结论上――中共的核武库规模可能比防扩散专家们的可靠估计要大许多倍 “这并不十分出人意料,但这些看法和估计数据正在和基于机密数据的研判结果进行比对,”一位不肯公开姓名的国防部战略研究人员在谈论这份报告时说道 但批评者们却质疑学生们基于互联网数据的研究不够严谨,这些数据有的来自于毫不相干的地方,如谷歌地球、博客、军事期刊,还有最令人惊奇地是来自于一部关于中共炮兵的虚构电视剧,这基本上相当于由福克斯的电视剧《24小时》来研究美国的反恐行动 但最强烈的谴责来自那些防核扩散方面的专家们,他们担心,在人们努力减少冷战后世界核武器存量的当下,这项研究将成为支持“要在一段时间内保有核武器”这种观点的论据 在这些政策领域的影响之外,这个项目在这些学生身上打下了深深的烙印――他们中的有些人在毕业后就在国防部和国会找了份研究工作 “我都不想知道在这玩意儿上我已经花了多长的时间,”22岁的大四学生Nick Yarosh说,他在乔治城大学主修国际政策“但是如果你问别人他们在大学干了什么,大多数人会说我上了这门课,我进了这个俱乐部而我则可以说我把这段时光花在了解读中共的核武器政策和二炮手册上对于我这种死宅来说,这确实很有意义” 学生们的执着 【原文配图二:学生们执着于找到答案,即使毕业后也有人回来参与研究】 65岁的菲利普.A.卡伯(Phillip A. Karber)是这群学生的教授,冷战期间作为顶级战略专家直接为国防部长和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建言但他在国防领域成名比那还要早,当时他领导着由当时的国家安全顾问亨利.基辛格创立的精英团队来推测苏联军队的弱点 菲利普.A.卡伯自诩一手打造了政府最优秀的情报分析团队“你想要的不仅仅是那些最顶尖最聪明的家伙,他们还得充满斗志,”他说 2008年菲利普.A.卡伯志愿加入了国防威胁降低局的一个委员会,这是个五角大楼下属的机构,致力于对抗大规模杀伤性武器 在四川省爆发了灾难性的地震的时候,菲利普.A.卡伯所在的委员会的主席注意到中共的新闻媒体报道说数千辐射方面的技术人员奔赴灾区然后就流出了以奇怪的形状倒塌的山丘的照片,有推测认为当地塌陷的地下隧道里储存了核武器 主席让卡伯弄清楚发生了什么于是卡伯就又开始寻找分析师了,这次是在乔治城大学的他的学生里找 首批推测者来自他的军备控制课上的学生每个学期,他都专门腾出一天的时间来向他们展示他收集的那些关于隧道的有意思的录像和文档然后他提出一个问题:你们认为这意味着什么 “当时我们不知道答案,这真的让我难以丢下它不管,”22岁的毕业生达斯汀.沃克(Dustin Walker)说“开始时这和其他课程没什么区别,在这天或者那天进行考核,但大家不停的回来(继续研究),甚至在毕业之后都如此我们为此在课外花了很多功夫” 学生们在宿舍里翻译军事文档他们在晚上放弃了去看电影,把时间花在马拉松式的对电视片段的回顾上,在这些片段里导弹从一个隧道被带到另一个隧道中在朋友们读莎士比亚的时候,他们聚集在图书馆里,模拟中共用核武器打击美国的最糟糕结果 随着时间的推移,团队由几个参与者成长到了20人左右他们中的大多数都把时间花在了研究(中共的)第二炮兵的地下活动上 尽管隧道的存在对少数的研究中共核武力量的专家来说已经是公开的秘密,但几乎没有文件或是公开报道提及这些设施 所以学生们转向了那些中共的公开信息源――军事期刊,当地的新闻报道,中共平民拍摄并贴在网上的照片中共著名的秘密部队(指二炮)开始公开更多的信息也有帮助这些信息的公开是因为中共的领导人们想要向其国民炫耀逐渐增长的实力互联网上也有一箩筐的线索:新的军事论坛,博客的出现,以及过去模糊的电视报道被上传到了中共的Youtube上(指优酷网、土豆网等)有策略的字符串搜索甚至让学生们到某些军事网站的后台下载了诸如中共军事院校的教学大纲这样的文档 苦工和发现 主要的问题在于翻译量 每学期,卡伯都只招募得到一到两个讲中文的学生所以团队搞了一套还凑合的系统来研究他们找到的书籍和文档的扫描件利用文字抓取软件,他们将这些扫描件转化为中国字,然后塞到翻译软件里去弄出一个粗糙的英文译本从这些翻译中,他们挑选出关键段落交给会中文的人进行精译 坏消息是这是个苦力活――花费数小时将文档塞到扫描机里好消息是在三年之后,学生们已经编纂了一个有关二炮及其隧道的可以用来搜索的数据库,多达140万个单词 结合他们在期刊,视频片段,卫星成像和照片得到的一切讯息,他们已经能够三角定位出几个隧道设施了,并且大概知道每个里面都藏了什么类型的导弹 他们的成果还包括一些小的发现:导弹在这些设施之间是怎么运输的,还有关于“导弹列车”,以及那些伪装成客用列车,实际却用来运输中共的长程导弹的车皮的有意思的图片和名目 为了给工作提供支持,卡伯为学生们在他大瀑布城的家里建立了一些搜索室他买来苹果电脑和巨大的平板显示器便于他们进行视频处理工作,并为那些在夏天里继续工作的学生提供小额研究津贴有时研究拖到夜里,很多学生就挤在地下室里的空房间倒头大睡 “为此工作期间我变胖了,因为我完全不去健身房了工作强度就是这么高”Yarosh说他今年继续这项研究不是为了学分,而完全是出于兴趣“这可不是典型的大学课程卡伯博士只是告诉你目标,然后怎么到达那里完全就是你的自由这种信任让人感到没有束缚” 部分最大的突破来自卡伯团队中的成员们利用在中共的个人关系获取了一份400页的手册,这份手册由二炮制作,通常只有中共的军方人士才才能看到 另外一个能提供一些内情的资源是两部半虚构的电视系列剧,是讲述二炮军队生活的编年史(译者注:指《天啸》) 这些片子的情节一般都经过了戏剧化地夸张――一个系列剧(译注:《导弹旅长》)以一个旅长为中心,讲述了他是如何一边调教一盘散沙的部下,一边在感情上和他迷人的奥运游泳队教练女友纠缠的但这些片子仍然包含了一些准确地让人吃惊的关于二炮设施规程的描述,这些描述和军事手册以及其他文档相当吻合 “在有人在银幕上展示了这些隧道间的导弹部署到底是怎么完成的之前,我们手头的资料仅仅是一些零散的碎片电视剧告诉了我们这些碎片是怎么在一起发挥作用的”卡伯说 更大的中共武器库 在2009年12月,正当学生们做出了一些进展的时候,中共军方首次承认了二炮确实在建立隧道网络根据国营的CCTV的一则报道,中共有超过3000英里(4800km)的隧道,这大约是波士顿到旧金山的距离这其中还包括了能够承受数次核打击的深层地下基地 这则新闻震惊了卡伯和他的团队它让他们坚定了研究方向,但这也说明在东亚之外这些隧道获得的关注有多么的少 尤其是美国媒体对此缺乏兴趣,这也反映了中共的核武在世界上的特殊地位 几十年来,关注的焦点一直都是世界上两个最大的核武库――美国和俄罗斯前者拥有5000枚可部署的核弹头,后者拥有8000枚 但在被核不扩散条约认可的5个有核国家中,中共是最神密的一个当美国和俄罗斯受双边条约限制而不得不进行相互检查,确认对方核力量,并禁止了某些特定种类导弹的时候,中共则毫无此类限制 多年来的假设一直是中共的核武库相对较小――大约有80至400枚核弹头 中共一直都鼓励这种看法作为5个原有核国家中唯一承诺不首先使用核武的,它坚持它只保有了“最小核威慑”所需的库存 鉴于中共缺乏透明度,卡伯认为,所有的专家都必须设立某些假设,这些假设通常会错的离谱卡伯经常给他的学生讲一个例子,那是他和前国防部长弗兰克.C.卡卢奇前往俄罗斯的经历他们去是为了讨论美国如何在核武库的安保工作上帮助俄罗斯 美国提供了大约20,000个核废料罐来保护核弹头,这个数目是基于美国当时的估计(俄罗斯的)将军们告诉卡伯他们需要40,000个 分析家们的怀疑 对隧道研究告终的时候,卡伯告诫说同样的事情也可能发生在中共他认为,根据二炮挖掘的隧道数量,以及导弹部署日益增加的情况,中共的核弹头数量可能已经达到了3,000枚 这在军备控制领域引起了激烈的讨论 一位忧思科学家联盟的中共核武器分析家Greogory Kulacki,在最近一次在华盛顿的演讲中公开谴责了卡伯的报告在随后的采访中,他认为3000这一数字是“荒谬的”,并认为这项研究所采用的方法 ――尤其在其中包含一些来自中共博客的博文――是不合适的和偷懒的 “他们正在建造隧道的事实,可能正好证实了相反的观点,”他反驳道“有了更多的隧道和更强的抗打击能力,他们可能认为他们不需要这么多的导弹进行回击”而来自其他人的回应是则比较温和 “他们的研究是有价值的,但同时也展示了网络的危险性”美国科学家联合会的汉斯.M.克里斯滕森(Hans M. Kristensen)说他同时认为一些学生解读卫星图片的行为是错误的“我认为,他的研究的成功之一,是强调了中共的不确定性,”马克.斯托克斯(Mark Stokes)说,他是智库2049项目研究所的主任“毫无疑问中共正在挖掘隧道,关注这些行动并提出问题是很有价值的” 据一些五角大楼的官员说,今年国防部的中共军力年度报告首次强调了二炮在新隧道方面的工作,这要部分归功于卡伯报告今年春天,就在到中共的短期访问之前,当时的国防部长罗伯特.M.盖茨的一些属下听取了这项研究的简报 “我认为应该说高层官员意识到了这项研究的重要性,”一位不愿意被录音的五角大楼官员说 对于卡伯说,引发这样的争论意味着他和他小小的的本科生情报队伍已经获得了成功 “我对中共的核武器的准确数量完全没有概念,但防扩散组织中的任何人也不知道,”他说“这就是中共的问题,除了他们自己之外没人真正知道” 据一些五角大楼的官员说,今年国防部的中共军力年度报告首次强调了二炮在新隧道方面的工作,这要部分归功于卡伯报告今年春天,就在到中共的短期访问之前,当时的国防部长罗伯特.M.盖茨的一些属下听取了这项研究的简报 “我认为应该说高层官员意识到了这项研究的重要性,”一位不愿意被录音的五角大楼官员说 对于卡伯说,引发这样的争论意味着他和他小小的的本科生情报军已经获得了成功 “我对中共的核武器的准确数量完全没有概念,但防扩散组织中的任何人也不知道,”他说“这就是中共的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