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泽民“死去活来”专家探中共未来政局

时间:2019-06-01 05:02:06166网络整理admin

海外中国问题专家和学者接受大纪元记者采访时,剖析了中共官媒在江生死问题上的诡异举动,揭示中共高层的内斗,并分析预测了中共未来势态和走向专家指出,大陆民众对江的死讯犹如民间过节般的热烈庆贺,说明中国人民已经开始抛弃中共暴政,给现有中共领导人以强烈警示,他们是否愿步江之后尘,还是停止作恶,回头是岸 新华社隔天辟谣 专家解读 经济时政评论家草庵居士表示,江是死亡还是病危有很多种说法他说:“一个是说江确实是生命危急,靠呼吸机维持,这在中国大陆出现过很多次,包括共产国家领导人的健康问题成为不透明的东西尤其这个时候,一个领导人的死亡跟政权的稳定有很大关系,所以江在中共十八大前,中共权力交接的关键时候出现这种传言和状况,很显然影响是非常大的,对胡锦涛交接班的时候,社会结构和人事变动有很大影响所以中共这方面采取保密和人工机器维持呼吸都可能发生,但是有一点,说明江确实是病重了,不适合公开活动了,这点基本上得到大家的共识,而且中共官方否认的只是他还没有死所有关于江的传言实际上也不是空穴来风历史上来看,这些所谓的谣言都是真实的” 目前旅居美国的大陆科学家朱学渊告诉大纪元记者:“前几天官媒对江死活都不说,江处于垂危状态可能觉得没有把握,所以干脆不说,让你们去猜最近这个时候看来好像有点希望能够救活,然后就出来辟别人的谣,这样也太无聊了你不说,当然别人要说” 他认为这也反映整个中共新闻制度的不透明性,连一个人的死活都不说 “江之死 影响十八大布局” 草庵居士表示,目前高层有三大势力,一个是以李克强为首的团派,另一个以习近平为首的太子党派也就是江系,及以薄熙来唱红打黑为代表的新左派,各个方面的势力都在争夺中共的领导权由于江时代提拔的官员在中共各层官员中占了相当大的比例,在胡锦涛向习近平交班的时候发挥很大的影响,江派的势力会扩大,但是江死亡的时候,接班人马就会发生很大变化,所以这个时候江去世,会对整个政治结局及下一代的交接班产生很大影响 朱学渊认为,目前江这种状况,其影响力确实会大大下降,有利于胡锦涛作自己的安排但他也说:“胡锦涛这十年搞得一塌糊涂,国内矛盾越来越尖锐,政绩不佳令胡没有说响话的余地在这样的局面下,他也是等不及想下台之后怎么办,他觉得还是少管比较好这一年不出大事情,共产党还有一口气就算他赢了” 不过朱学渊也表示,外界都说江是习近平的后台,但从习近平对待毛的态度上,还看不出江对习在政治上有多少影响 “高层脱离中共的机会” “六四”学生领袖、中国民主和平主席唐柏桥先生认为,现在江要死了,整个江派的势力慢慢会削弱,胡锦涛应该是有所作为的,不然胡面临和江泽民一样的下场唐柏桥先生说:“这个老百姓非常明白,就像89年胡耀邦去世的时候,党内的权力失衡,正义力量走上街头来抗议那些保守的势力今天也一样,体制内的力量来发出声音,谴责江泽民来自救立于危墙之下选择跳出来,脱离这个邪恶的组织,现在是个很大的机会不能自救的话,只能随这条船沉下去了” “中共左走毛路右走邓路 都是死路” 朱学渊认为,中共建党九十年一直在做傻事,掌握政权六十多年也几乎没有什么做对的事情从中共现在改革开放的后果,也看到其中很多考虑不周到的情况,导致现在出现严重问题 他认为最近中共向左(毛泽东方向)还是向右(邓小平方向),是非常对立的二方,已经拿不稳究竟要走那个方向了“他们越来越彷徨、犹豫,既不敢左走,又不敢右走如果完全按邓小平的搞资本主义、摸着石头过河,发展是硬道理,这样搞下去的话,社会矛盾越来越尖锐了,走下去觉得有很大困难,感到忧虑另外一方面,朝左走,乌有之乡他们要共产的呼声越来越高当局也不敢搞,感到忧虑” 朱学渊表示:走毛的老路主要是薄熙来,“他究竟是真心搞还是假意搞,我们也不清楚,薄熙来现在是挑战中共继承人的制度、组织路线如果他向左走阻力非常大,这样搞下去又是吃不饱穿不暖,搞共产、搞镇压反革命运动等等,他们自己也吃够了其苦头” 他还表示,中共走毛的老路、金正日的老路、邓小平的老路及孔夫子儒家的路,但唯一宣布不搞的就是走西方民主宪政的道路西方民主成功的路中共不搞,不断在错误的路线上找出路,最终是要灭亡的 传江死民间庆贺 中共政权正被人民抛弃 唐柏桥先生表示,江泽民传出死亡的信息在国内、国际引起的反应是一边倒,大家都是庆贺的心态这是一个很强的信号,给中共的政权、中共的领导人传达了一个信息,就是这个政权在被人民抛弃,这些人这么做恶下去会遗臭万年的 草庵居士认为:官方辟谣是一种应急的方式,并没有提到实质的问题,而且按照以往的惯例,只要官方一辟谣,这个事情就是真的 新华网辟谣 大陆民众点鞭炮热情加强 因此尽管新华网辟谣,但大陆民众点燃鞭炮的热情并没有减弱,反而加强今天微博上网友披露说:“今天是什么日子啊,从早上开始到现在,外面一直不断有人炸鞭炮,是怎么回事呢,怎么也想不起今天是什么特殊的日子啊!”还有网友说自己居住的邻居好几家都在放鞭炮 唐柏桥就此社会现象分析说:“当年毛泽东发动文革其实也做了很多恶,但是他死的时候老百姓感到很痛苦,因为毕竟他是国家领导人,当时老百姓又被洗脑得很厉害现在全民已经觉醒了,江泽民死了,大家都高兴地放鞭炮、要庆贺,一边倒地表现出很喜悦,并谴责江泽民作恶多端” 中共网络封杀消息 恐惧人民的表现 他还表示,对江死亡各种消息,中共当局在网络上封杀,是怕人民的口水会把共产党淹死他还说:“江还没有写历史的时候就已经遗臭万年了如果今天的胡锦涛、温家宝有魄力的话,把跟江泽民有关的罪人都抓起来,这样的话,可能中国人会原谅他们因为历史毕竟是残缺不全的,都有作恶的时候,回头是岸,所以胡温还有机会但如果一直迫害法轮功学员的话,他们的下场和江泽民一样人民在历史和现实上会对他们起诉,包括他们的家人和后代” 唐柏桥表示,国内的民众明白这个道理,江泽民一旦死了,权利平衡打破了,政治秩序就会混乱胡锦涛也不是强人,谁也驾驭不了这个失去平衡的政权,这对人民来说,就是起来推翻它的一个机会江死后,他的班子会失去势力,他掌握很多的资源,他的跟班要重新选择他们的主子,要重新洗牌,这个过程是非常艰难和复杂的共产党这个体系不是一个很健全的政治制度,包括接班人体系和权利分派都不合法、合理的,庞大的政权面临问题,